1. 首頁 > 宏觀 > 正文

    未來中國經濟增長方式轉型會取得成功

    2018年09月1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羅迪  

    羅迪(彼得森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中國的宏觀經濟的背景正在發生變化,這是研究中國經濟的人必須要注意的,尤其是要注意中國不斷發展的消費市場過去7到8年的發展情況。消費

    羅迪(彼得森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中國的宏觀經濟的背景正在發生變化,這是研究中國經濟的人必須要注意的,尤其是要注意中國不斷發展的消費市場過去7到8年的發展情況。

    消費支出在中國GDP中扮演的角色正在發生變化,目前中國差不多80%的GDP增長是來自消費支出的增長,這在今年前8個月表現得尤為明顯。如果我們回溯全球金融危機之前的數字,當時中國GDP增長,大概不到一半是來自消費增加的支出。消費從不到一半到差不多接近80%的比例,這是巨大的轉變。經濟增長得益于中國內部消費的增長,也包括政府的消費,但其中差不多有75%的消費是居民消費。中國居民消費已經成為經濟增長的驅動力,中國經濟增長對高資本投入和進出口的依賴大幅度下降,這是過去7到8年最核心的轉變。這些基礎的事實已經擺在面前,我們需要問的是,轉變是怎么來的。

    我覺得之前最為被忽視的,尤其是海外研究中國經濟了解認識不足的一個事實,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工資占GDP百分比上升的大國。就OECD國家而論,工資占GDP的水平是基本持平的,美國甚至是下降的。但是在中國,工資在GDP的占比卻在上升,從2011年到現在,每年差不多上升5%。稅后和工資以外的可支配收入,包括個人、家庭收入,包括轉移支付,所有這些加起來,可支配收入的增長速度快于GDP增長速度,自2008年以來都保持這一趨勢。工資占GDP的比重在上升,稅后收入占GDP的比重也在上升,消費當然會增加。

    第二個原因也是大家通常認識不足的。中國家庭的儲蓄率從2010年開始下降。當然,絕對數字看,中國家庭儲蓄率還是很高,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很高,但確實是逐漸下降。所以,可支配收入比GDP增長更快,稅后收入的家庭儲蓄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也在下降。這兩個宏觀因素非常明顯,這樣就導致了消費的上升。

    如果這些都是推動因素,那么我們必然有這樣的問題,未來消費的持續增長是否可持續?我把這些因素分為供給側的因素和需求側的因素。需求側的因素有這樣幾個,其一是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在幾年前達到頂峰,現在在緩慢地下降。但是中國有更多的勞動力需求,這也是導致工資占GDP的比重上升的原因。其次是中國政府大大改善了社保,導致了家庭儲蓄率的下降。當然,大家不都是自己買保險,因為社保的醫療和養老保險比以前有所改善。第三個因素是金融抑制在減少,大家有更多的選擇,可以投資一些理財產品,這和10年前相比是巨大的差異。當時大多數的家庭儲蓄都是存在銀行,當時的真實利率是負的。所以,金融抑制的減少,或者是金融的放開、自由化,必須要考慮在內。其四是家庭收入在上升,根據世行的定義,中國已經不是中等收入國家,而是中上等收入國家。大家在醫療、教育、旅游、娛樂方面的消費在上升。這意味著大多數中國家庭的吃穿問題都解決了,現在是在增加服務消費。相比制造業來說,服務業是勞動密集型的。100萬的工業增加值,大概能夠創造7.5個新的就業。而同樣100萬的增加值在服務業,可以創造9個新的就業。至少在邊際上來講,消費更多的轉向了服務。這就使中國逐漸擺脫了過去那種投資驅動的增長模式。當然,這需要更多的勞動力專項服務業,形成良性循環。

    此外,還有供給側的因素。從經濟發展的角度,10年前,人民幣是被嚴重低估的,這相當于給服務業征稅。大多數中國的制造業生產主要目的是出口,因為人民幣比較便宜,是有助于出口的。現在這個因素逐漸消失了,這就使得工業和服務業基本上是公平競爭的。其次就是營改增改革,減少了服務業的稅收,可以使服務業可以更好地跟工業競爭。再次是服務業向私營資本的放開。這個逐漸出現的趨勢也增加了服務消費。

    那么這一趨勢的可持續性如何?上述這些因素都是結構性的,人口因素不會有太大的變化,社保會不斷加強,收入繼續上升,或者說可支配收入占GDP上升,或者說家庭儲蓄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下降,所以我認為幾個趨勢都會再延續幾個10年。未來中國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是會成功的。

    (根據羅迪博士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發言整理,經論壇授權)(編輯 李靖云)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