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金融 > 正文

    離岸人民幣鏖戰6.9: 國際投機資金如何見風使舵

    2018年09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這意味著未來套利空間隨之下滑,迫使不少國際投機資本尋找新的沽空目標。

    受9月17日晚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對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征收關稅影響,截至18日19時,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徘徊在6.8766附近,盤中一度觸及9月以來最低點6.8930。

    值得注意的是,9月18日離岸人民幣匯率上演過山車行情,盤中出現逾300個基點的反彈。

    “18日早盤大量資金入場買漲離岸人民幣匯率,好像在力挺人民幣匯率不因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直接跌破6.9整數關口。要不是16時歐洲交易時段開啟美元指數回升,離岸人民幣很可能不跌反漲,回到6.86附近。”美國對沖基金Axiom分析師Gordon Johnson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在他看來,這某種程度反映當前外匯市場的“最新情緒變化”——盡管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令人民幣遭遇新的下跌壓力,但在央行此前出臺重啟逆周期因子等一系列匯市干預措施的威懾下,國際投機資本不敢貿然押注人民幣大幅下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6個月美元/CNH隱含波動率下降至不到6%,較8月初的7%有明顯回落,表明境外投機資本意識到人民幣短期內難以跌破“7”整數關口。

    離岸人民幣上演“過山車”行情

    上述美國對沖基金經理感慨,上周,他們剛剛調低了中美貿易摩擦因子在人民幣匯率定價模型里的權重,如今不得不重新調高上述因子的權重。

    多位境外銀行外匯交易員透露,在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消息傳出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迅速跌破6.89整數關口,其間不少對沖基金買入7天期執行價在6.93-6.95的看跌離岸人民幣匯率期權產品,押注人民幣短期內跌破6.9整數關口向“7”邁進。

    “但這令外匯市場懷疑,人民幣匯率跌幅是不是過大了。”上述美國對沖基金經理稱,在上周特朗普打壓強勢美元后,過去一周美元指數從95.3跌至94.4,同期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理應有所反彈,但事實上離岸人民幣匯率卻不漲反跌,創下9月以來最低點6.8930。

    “即便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令人民幣均衡匯率被下調,也不至于短期內跌破6.9整數關口。”他指出,這也是9月18日早盤離岸市場人民幣買盤潮起,令匯率反彈逾300個基點的主因之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9月18日早盤,中資銀行買盤比較踴躍,隨著離岸人民幣匯率成功遠離6.89整數關口,不少對沖基金紛紛在6.88附近追漲人民幣匯率,對此前沽空人民幣策略進行止損。

    Gordon Johnson認為,9月18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小跌,對機構操作產生了較大影響。當天,人民幣中間價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45個基點,報在6.8554,盡管創下8月24日以來最低點,不少對沖基金卻認為在9月17日晚人民幣下跌壓力升溫的情況下,中間價小幅回調預示逆周期因子正在“入場”,因而紛紛買漲人民幣套利。

    他直言,這意味著未來套利空間隨之下滑,迫使不少國際投機資本尋找新的沽空目標。

    “近期越來越多沽空資金涌向南非蘭特、印度盧比等新興市場貨幣。畢竟,國際投機資本的沽空策略,也是專挑軟柿子捏。”嘉盛集團亞洲首席技術策略師Kelvin Wong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資本進出新興市場“兩極分化”

    在對沖基金MKS PAMP分析師Sam Laughlin看來,近期離岸人民幣匯率下跌壓力驟增的另一個原因,是受到新一輪新興市場貨幣沽空潮起拖累,比如南非蘭特、印度盧比紛紛跌破年內低點,其中印度盧比兌美元匯率更是持續刷新紀錄低點72.90。

    Sam Laughlin指出,新一輪新興市場貨幣沽空正從兩個方面對人民幣施加新的下跌壓力。一是越來越多全球投資基金削減新興市場資產投資占比,拖累人民幣資產持倉量下滑,導致部分人民幣頭寸被拋售;二是由于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幅不到6%,遠低于印度盧比、南非蘭特等新興市場貨幣。因此,不少對沖基金認為人民幣匯率“高估”,熱衷炒作中美貿易摩擦升級與中美貨幣政策分化(美聯儲9月加息)等題材押注人民幣匯率下跌。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盡管新興市場貨幣持續動蕩令人民幣難以“獨善其身”,但它未必會觸發人民幣下跌預期持續升溫。

    Gordon Johnson透露,9月5日國際金融協會(IIF)公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8月份流入新興市場股市的資金達到71億美元,其中58億美元資金流向中國股市,占比高達81.7%。這意味著人民幣資產依然受到全球資金青睞,與此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其他新興市場國家正面臨日益嚴峻的資金流出與經常項目賬戶赤字加大壓力。

    究其原因,一是中國國債收益率在同等信用評級的國家最高,讓全球套利資金看到獲取可觀無風險利差收益的投資機會;二是越來越多全球大型投資機構不相信中國相關部門會默許人民幣大幅貶值“對沖”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所衍生的出口壓力。(編輯:李伊琳,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網友評論
    正在加載評論...
    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