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宏觀 > 正文

    養老保險或成社保降費突破口 全國社保費率統一考驗政策智慧

    2018年09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定軍,年可可  

    下一步社保費率有多大降低空間,不同的專家和機構部門結論不同。一般認為從目前總的社保費率4成左右降低到3成左右是可行的。但是具體到養老繳費率方面,降低6-10個點的觀點比較多。

    不久的將來,中國居民和企業的養老負擔要減輕了。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9月19日的天津達沃斯論壇上指出,中國政府正在研究明顯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的政策。不僅要堅決落實已出臺的減稅降費措施,還要研究明顯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的政策。

    “下一步降低社保費率空間大的是養老保險。”9月20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保學會理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談到下一步的社保費率改革時說。

    海通宏觀報告估算,2017年全國各省總社保費率均值為38.8%,單位和個人繳納的費率均值分別為28.4%和10.4%。但是五險繳納社保費方面,比例最高的是養老繳費率,法定在28%(單位繳納20%左右,個人繳納8%左右)左右。

    社保費率,一般是指個人和企業繳納的社保費用,占到了個人工資的比例。中國目前近40%的總社保費率在全球較高,因此,降低社保費率,首先可以降低養老繳費率。。

    下一步社保費率有多大降低空間呢,不同的專家和機構部門結論不同。一般認為從目前總的社保費率4成左右降低到3成左右是可行的。但是具體到養老繳費率方面,降低6-10個點的觀點比較多。

    不過即便如此,降低社保費率到30%左右,企業負擔仍不小,且仍難以解決中國老齡化加快帶來的養老金支付壓力問題。

    社保降費關鍵看養老保險

    目前人社部和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國家醫療保障局等部門在進行分析測算,抓緊研究提出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的政策措施。

    很多專家認為,考慮到過去多年各個分項的社保繳費率已經有所下調,未來下調空間大的還是在養老方面。

    此前多次下調社保費率,主要是失業保險、工傷保險有所變化。比如失業保險在2015年前單位和個人分別繳納應繳社保費的2%、1%,目前分別為0.5%、小于0.5%。但是基本養老保險變化不大。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關系教授喬健指出,現在社保繳費關鍵是養老問題,為什么現在繳費率高,是因為過去國企職工等沒有繳納社保,需要靠現在工作的人來支付養老金,這方面顯然使得企業和個人負擔較重。“正確的辦法還是要加快國企利潤充實養老金。這方面的改革需要加快。”

    根據了解,下一步社保繳費率下調的空間不同的機構測算結果差異較大。

    比如中金研報測算,廣東(除深圳)、浙江和廈門的社保費率比全國標準低。以費率最高的養老金為例,上述三個地區的費率要比全國低6-8個百分點。因此全國社保繳費率改革后可以下降6-8%。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廣東目前企業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 14%左右,比全國低約6個百分點。如果按照廣東、浙江等地的經驗,全國企業養老繳費比例是可以降低6-8個百分點的。

    但是大部分地區企業希望社保費率降低幅度更大。根據《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的調研顯示,27.34%的企業認為社保費率應該下降8-10個百分點;22.34%的企業認為應該下降4-5個百分點。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建議,假定稅務部門“坐實”絕大部分正規部門的繳費基數并增收萬億元社保費的前提下,養老保險總體繳費率可下調9個百分點,即(從28%( 企業繳納20%,個人繳納8%)) 降至19%。

    其中,職工個人養老繳費率從8%下調至6%,單位養老繳費率從20%左右下調至13%。美國靈活就業人員繳費率為全額征收即按19%繳納。

    鄭秉文專門指出,之所以考慮將總養老繳費率(從28%左右)下降至19%,而不是更低,主要是考慮到三個因素:一是在“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的原則上,年度收支平衡中略有結余;二是降費率后等于目前合規繳費的企業“實實在在”地下降9個百分點,他們受益了,但制度減收了,為此要留有余地;三是要為未來留有一定余地,下降費率容易,上調費率很難,留有一定空間,待實際成熟時刻適時下調。

    濟南大學勞動與社會保障系的教授崔恒展指出,全國社保費率從四成左右降低到三成是可以的。不只是養老繳費率可以大幅降低,失業繳費率等也可以再降低。過去在失業保險方面,企業繳費率和個人繳費率從2%、1%,分別降低到0.5%、不高于0.5%,但是實際上居民繳納失業保險后這方面資金支出不多,仍有下降空間。

    “但是也要注意的是,即便社保費率降低到30%左右,對于企業負擔仍不小。特別是對于中小企業而言,顯然光靠降低社保費率是難以大幅降低稅費負擔的,還需要有其他的包括金融等方面的支持。”他說。

    全國社保費率如何統一

    降低社保費率的一個前提是,各地社保費率是否要統一。

    目前,全國各地的社保費率差異較大,且很多社保費率并未嚴格執行。從改革角度看,統一費率或將是長期趨勢。但是這個改革仍需要謹慎進行,且不能太快。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保學會理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指出,現在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社保,先要將基數坐實,然后再降低稅率。

    但是坐實基數短期不能太快,“如果改革力度過大,節奏太快,容易使得政策不連續,對企業生產的信心造成負面影響,政策還是穩一點好。”她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各地城市根據國家規定,一般養老繳納基數是按照上一年職工月平均工資的40%、60%、300%來繳納。

    但是很多城市農民工,以及中小企業以及個體戶等,并沒有按照社會平均工資40%的最低標準繳納。原因是,其每月工資(稅前和未繳納社保費前)不到社會平均工資的40%,比如月薪只有2500元,如果按照職工平均工資的40%繳納,可能基數超過3000元,這樣如果扣社保和公積金后,到手工資所剩無幾。

    甚至很多農民工和大學生剛工作時月薪只有4000元,再按照社會平均工資的40%繳納社保和公積金,最后拿到手的只有2500元。

    實際解決的辦法是,很多地方給職工繳納社保是按照最低工資作為基數繳納的,這顯然是不合規的。這部分企業比例不低,比如《 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7》顯示, 社保繳費基數完全合規的企業僅占24.1%。而要未來全國社保繳費率統一,以及按照合規比例繳納,難度可想而知。

    此前全國已經在推行各省的社保費率統一。人社部、財政部 2017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完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制度的通知,指出全省應執行統一的費率政策,目前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尚未統一的省份,要制定過渡措施,最遲2020年實現全省費率統一。

    各地要在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繳費政策、待遇政策、基金使用、基金預算和經辦管理實現“六統一”的基礎上,積極創造條件實現全省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統收統支。

    各地要按照國家規定,統一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基數和個人繳費基數核定辦法,并健全工作機制,夯實繳費基數。在確定個人繳費上下限基數等參數時,目前尚未使用全省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的,要制定過渡措施,盡快實現統一。

    但是目前全國各地社保費率差距大,除了一個省內不同城市繳費水平不同,甚至一個城市的社保費率還有不同標準。

    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秘書長唐鈞認為,養老金全國統籌是一個大趨勢,在這個情況下,全國需要有一個統一的社保費率。在統一社保費率基礎上,可以更好測算降低社保費率。這可以量出為入,每年有預算,要付出去多少,預備儲存多少,然后再確定比率。

    “現在不少地方養老金不夠用,不完全是繳費率不一樣的問題。廣東有大批外來人口,繳費資金就很多,但是支出主要是用于本省退休人員,所以養老資金富余多。但是人口凈流出地方是養老金入不敷出。從這個角度來講全國統籌才是公平的。全國統籌也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說。

    事實上,全國要統一社保費率,還涉及更復雜的農村。

    崔恒展指出,各地情況差別大,要統籌很難。不只是全國城鎮職工社保統籌難,城鄉社保統籌更難。因為各地城鎮職工社保費率不一樣,也沒完全執行。而在農村完全是另外一個制度,比如養老就是按照每月繳納100-1000元來定的,因此農村都沒一個統一的社保費率。

    他指出,各地社保費率差別大,可能改革后會有一個指導性的政策,設定某個區間社保費率來執行,這個社保費率比目前水平要下降,但是除了要爭取各個企業按照國家規定基數、以及降低的社保費率,如實繳納社保費。

    未來城鄉社保實施統一的制度很重要。比如農民工在城市就業如果繳納職工養老保險,未來獲益更大,因為等到退休時發養老金,一部分是自己積累的,還有一部分是基礎養老金,這個基礎養老金每年隨物價等上升。“因此農民工加入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后,每年的養老金是增加的,養老時分享了全國的經濟增長和國家福利。”他說。

    (編輯:耿雁冰)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