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财经 > 正文

    美团IPO盛宴背后: 红杉中国的加码式投资逻辑

    2018年09月2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VC机构与过往被投项目之间有较好的基础信任,在看好项目长期发展的情况下能够很快作出投资决策,即可以通过更大额度的参与获得更高绝对回报的可能,也可以通过更大的参与度推动行业资源整合的可能。

    9月20日,美团点评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按照开盘价72.9港元计算,公司总市值约为4000亿港元(约合510亿美元),成为中国市值第四高的科?#35745;?#19994;。

    ?#26696;行?#26366;经的投资人以及今天及往后的投资人。”王兴在敲钟现场说。

    作为美团点评的A轮投资人,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向美团点评发出了一封恭贺信,这也是他首次向上市的被投企业发信祝贺,信中表示:“这可能是我们十几年投资历程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经历百团、千团大战,O2O一拨拨企业的跌宕起伏后,美团不断拓展新的本地生活领域。”

    红杉资本在2010年成为美团A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方,并在公司后续的B、C、D轮融资和美团点评合并后的新公司融资中?#20013;?#21152;码。截至美团上市前,红杉资本的持股比例为11.4368%。

    其实,从红杉对美团点评的投资中可以看出,一旦看好项目,建立信任基础,便会?#20013;?#22810;轮跟进投资是投资机构近年来的投资趋势。

    多轮次?#20013;?#36319;进投资

    根据投中集团CVSource的数据,美团曾先后进行了七轮融资。其中,公司在2017年10月以300亿美元的投后估值完成了约40亿美元的融资。

    前述融资过程中,红杉资本是典型的多轮次?#20013;?#36319;进投资的代表。

    王兴与红杉资本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05年,这是王兴第一次接触到VC。当时他的校内网刚上线10天,就接到红杉团队陆勤超的电话邀约。

    此后王兴创办饭否时曾与周逵有过交流。2010年美团网上线当周,收到了计越的短信,很快与孙谦见面并获得了投资。

    “客观地说,美团当时有很多选择,但是王兴坚定地选择了我们。”沈南鹏?#34892;?#29579;兴在美团创立之初就选择了红杉。

    美团B轮融资的时候曾经遇阻,甚至出现领投基金签完投资意向书后?#29260;?#30340;情况,红杉还是坚定加仓,完成了美团B轮的领投。

    沈南鹏说:“在红杉的价值观里,作为投资机构,最可贵的就是雪中送炭,在困难时刻给予支持。”沈南鹏坚持加码投资美团,除了对美团的坚持看好,还有对王兴本人的信任:“王兴是少有的对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格局有着清晰?#29616;?#30340;思考者,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也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

    重要投资人

    王兴称红杉资本对美团来说是一家“非常坚定支持的投资人”。他曾公开表示,红杉是美团网和大众点评最重要的投资人,在两家企业的合并中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与中国市场上过往的互联网合并案不同,新的公司在合并之初实行了Co-CEO架构。

    在对美团和大众点评两家公司的投资中,红杉均是被投企业的A轮投资人,且是当轮次的唯一投资方。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时,红杉是美团最大的机构投资人。

    同样的重要作用还发生在美团对摩拜单车的?#23637;?#26696;中。红杉资本在2016年投?#22235;?#25308;的C轮融资,也参与?#22235;?#25308;的后续多轮融资。

    过去几年中,天使投资机构和VC投资机构?#20013;?#36319;进过往投资项目的案例屡见不鲜,也有很多VC机构成立了专门的中后期基金,参与到更成熟阶段、更大体量的项目投资中。

    除了在美团的案例上,红杉资本在很多投资中均采用了?#20013;?#22810;轮次投资的方式,这使得红杉在被投企业上市时仍持有大量公司股权,并通过项目的?#20013;?#22686;长获益。

    有受访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VC机构与过往被投项目之间有较好的基础信任,在看好项目长期发展的情况下能够很快作出投资决策,即可以通过更大额度的参与获得更高绝对回报的可能,也可以通过更大的参与度推动行业资源整合的可能。

    打破阶段边界

    红杉资本曾在天使阶段投资了100多?#39029;?#21019;企业,其中就包括美团点评、360和达达等。基金从这些早期项目中收获颇丰,也坚定了团队将投?#24335;?#27573;向更早期延伸的决定。

    “早期投资是红杉的DNA,这使得我们往往能够成为高成长企业最早、最重要的投资人。”沈南鹏说。

    今年6月,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宣布全面发力天使投资,在投资序列中单列“红杉种子基金”。这只种子基金的成立即在?#26377;?#32654;团式的投资:在创业团队成立之初即支持企业成长,并在公司后续融资中?#20013;?#36827;行投资跟进。

    其实,投资机构在企业初创阶段即成为投资方,并在公司后续融资中?#20013;?#36319;进的投资思路已经为很多投资机构采用,市场上也已有一批VC机构成为创业团队创始投资人的案例出现。包括IDG资本、今日资本、德同资本等?#21152;?#31867;似的操作。

    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在近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曾介绍,团队已经将“早期卡位、?#20013;?#21152;持”作为重要策略之一。

    具体来说,德同在早期投资方面,在天使轮和Pre-A轮成为初创企业的投资方,并在后续多个轮次?#20013;?#36827;行加持。以这一方式投出的项目包括影谱科技、鑫国动力、小电科技、微拍堂、联易融、辉锐光电等。

    “德同在更早期进行投资布局,但并不是以天使基金的打法。我们主要还是为了在早期就进行卡位,而非以广撒网式的投资去博概率。”邵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谈到品牌VC?#20013;?#36319;进过往投资项目的选择,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分析称:“这些机构在投项目的过程中,其实还是偏谨慎的,更加倾向于中后期这些相对稳定的,或者说已经跑出来的proven leader(“已证明的市场领?#26085;摺保!?编辑 林坤)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