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财经 > 正文

    融资小年,文体创业公司如何破局求生?

    2018年09月2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申俊涵  

    由于项目端、退出端两头的监管趋严,以及过去几年行业快速发展所产生的泡沫,今年对文化体育产业的创业项目来说,尤其是融资小年,项目融资金额和成交数量均有所下滑。这种

    由于项目端、退出端两头的监管趋严,以及过去几年行业快速发展所产生的泡沫,今年对文化体育产业的创业项目来说,尤其是融资小年,项目融资金额和成交数量均有所下滑。这种情况下,文体创业公司如何调整融资、花钱节奏?投资机构又该如何布局?

    近日在2018中国创业武林大会上,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邵振?#35828;?#25237;资人,与悦跑圈联合创始人兼CEO梁峰、昆仑决COO?#25628;?#31561;文体领域创业者进行了讨论。

    资金端、资产端同时收紧

    “去年初我们二期基金成立,主要做文娱领域的投资,去年一年投了十五个项目。但今年速度降了下来,我们优中选优,开年到现在就投了三个项目。”陈悦天说。

    据了解,陈悦天所在的辰海资本成立于2015年8月,由他与来自景林资产、华映资本的陈尘、王维玮共同创办,目前管理两只人民?#19968;?#37329;。陈悦天表示,辰海资?#23616;?#35201;关注早期文娱和消费领域的投资,2015年?#20004;?#25237;了五十个左右项目,其中一半以上在文娱领域。

    对于投资速度放缓的原因,陈悦天解释称,一方面是由于各种政策和经济环境的原因,投资机构普遍募资受到影响,所以资金端会有所收紧。另一方面,辰海所关注的领域在政策方面也有所收紧。资金端和资产端都收紧状态下,能够匹配出来的投资项目自然就少了。

    “我们6?#36335;?#20043;后看到一些现象,觉得可能是寒冬的信号。”他说,辰海资本有项目从4?#36335;?#24320;始融资到上个月,正要完成融资签字的时候,有投资人因手上没钱决定不签了,这并不是单例。另外,很多去年找上门的项目今年又找过来,说公司估值可以不往上走,能不能按照上一轮投资人的价钱投资进来,帮忙撑一?#36873;?/p>

    “陈悦天碰到的事情在我们华盖层面其实也碰到过,不少投资机构可能都会感受比较深,最受关联的还是创业企业。”华盖资本文化基金主管合伙人陈春柳感慨说。今年许多投资机构?#21450;?#38065;袋子捂得更紧,投资项目的标?#20960;?#39640;,为的就是让钱用得时间更长一些。这对创业企业拿钱、用钱来说,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邵振兴表示,君联资?#23616;?#21069;在文体领域做了比较完整的布局,视频仍是基金继续关注的重点之一。在视频领域,君联资本会更加看重头部真正有制作能力的团队。

    “这些人我们接触下来发现,他们并没有受到所谓市场环境影响,因为他的产能本来就是比较紧张的。他永远是做不过来项目的状态,而不是项目去选择他。所以他们对自己的现金流,不会有那么紧张的感觉。”他说。

    创业公司开源节流

    “体育领域的钱其实从去年开始就不太好融了,我们在尽量多的想办法赚钱。”梁峰说。他表示,悦跑圈一直把自己标榜是体育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公司,在市场营销跟推广方面其实并不是很花钱。公司去年接近盈亏平衡,今年估计会有近一千万的利润。

    梁峰解释道悦跑圈自?#20197;?#34880;的方法,一方面,公司只做能够赚钱的项目,以前能够盈亏打平做的项目现在都暂停了。另一方面,公司目前主要做B端项目。“B端的项目稍微慢一点,但是项目有稳定的收入和利润,一旦做好可复制性特别?#20426;!?#20182;说。

    “资本寒冬?#19994;?#24863;触非常深,我们公司有咖啡厅,一线、二线基金的投资人都来喝过我们?#30446;?#21857;,但今年人明显变少了。另外在我们拿到B+轮融资后,几乎后面所有类似项目没拿到过一分钱的融资。”?#25628;?#35828;。

    ?#25628;?#35748;同自?#20197;?#34880;能力的重要性,并指出昆仑决也做了一些尝试。以前昆仑决做一场比赛几百人的团队来回飞,单场耗费七百万到一千万。“现在我们做了联盟式的尝试,做?#21496;?#20048;部合伙人的联赛,我们出标准、系?#22330;⑵放疲?#20182;们做赛事运营。这样我们可以一年做到三百多场比赛,而且成本下降,市场占有率上升。”?#25628;?#35828;。

    另外,昆仑决还与成熟的商业模式做对接。比如红树林集团在很多地方有旅?#25991;?#30340;地项目落地,但是缺少产品。昆仑决把内容输出过去,?#32531;?#36827;行收费,公司今年做了更多类似这样的尝试。

    “我们算比较?#20197;?#30340;,今年3月底刚完成阿里领投,君联资本继续跟投的B+轮融资。在市场下行的趋势下,做了资金上的储备。”七幕人生CEO杨嘉敏说。据了解,七幕人生成立于2012年,主要做海外经典音乐剧版权引进、中文版制作以及运营。

    杨嘉敏表示,七幕人生在所谓寒冬的市场环境下,也做了开源节流的举措。在开源方面,由于公司剧目的大部分观众为家庭观众,即?#39029;?#24102;着孩子一块来看剧。于是团?#26144;?#35797;从家庭观众中获取少儿培训的?#27809;В?#36825;个转化?#26102;?#24819;象中要高。

    “我们今年用大概十场线下《音?#31181;?#22768;》的演出,转化了三百个夏令营的孩子。这是什么概念呢?其实我们十场演出差不多收入就在三四百万,三百多个孩子夏令营也是三四百万的收入。而且我们是在原有演出的基础上做了增量,获客成本没有增加。”杨嘉敏说。夏令营结束后,团队还可以做游学营等更高客单价的产品。

    据了解,七幕人生组建了少儿培训的事业部,为的就是?#20005;?#19979;演出聚拢的观众群进一步做二次变现。另一方面,演出本身就是重运营的事,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七幕人生在梳理成本结构、精细化运营方面也做了很多尝试。

    并购整合或成未来趋势

    由于监管政策的收紧,文体项目退出方面这几年也受到较大挑战,投资机构和被投企业具体是如何考虑的?

    陈悦天表示,辰海资本投资阶段较早,文娱企业成长过程中,在商业模式闭环能够跑通的情况下,有老股交易的机会。很多内容公司变大不是光靠自?#28023;?#32780;是调整模式变成平台公司,最终自然而然走向?#40092;小?#21478;外,?#34892;?#25991;娱细分赛道的天花板比较?#20572;?#20225;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也可以通过并购的方式实现退出。

    邵振兴认为,退出确实是创业者和投资人必须面对的一件事,但大家更应该把目光和精力放在如何挖掘和提升企业价值上。只要一家企业的价?#30340;?#22815;显现出来,退出不是一件刻意为之的事情。

    “国内现在的市场确实不是很好,这不仅仅针对文娱行业,其他行业也是一视同仁。而且我个人认为,监管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是利大于弊。在海外市场方面,还是要看市场的喜好,以及企业是不是处在准备好的状态。如果准备好就可以去尝试,没有必要犹豫去哪不去哪的问题。”他说。

    邵振兴表示,并购整合重组也是不错的退出路径。“对投资人来讲,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只要能够变现就是可以的。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的确这是未来摆在面前需要认真思考的命题。如果有时候1+1能够大于2,我们为什么不去尝试呢?#20426;?/p>

    陈春柳也表示,很多文化企业创业初期其实是在做一件小而美的事情。因为文化产业更偏个性化,本身就有很多东西是细分的,创业公司在小而美的领域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最终因为规模的原因,这些企业或许很难走到资本市场。所以在整个大的文化产业中,并购整合是最大的趋势。(编辑 林坤)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