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商業 > 正文

    共享辦公遍地開花 等待盈利的春天

    2018年09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營  

    為構建更為靈活、創新的辦公策略,亞太區越來越多的大型跨國公司將目光轉向共享空間,將第三方空間解決方案作為對其傳統辦公方式的有力補充。

    9月21日,優客工場&共享際創始人毛大慶在某論壇上表示,“在過去5年里,中國共享辦公無論從面積、數量都呈現出120%左右的復合增長率。200多個運營商、3700多個共享辦公空間,收入規模已經超過200億元。到2020年,聯合辦公的收入會突破4000億元規模。”

    如果以年代來劃分,2013-2017年,這五年是國家的雙創熱潮、跨國企業進入以及初創企業對靈活辦公空間的需求日益增加的時期;2017年,共享辦公領域更是達到巔峰時期,據好租機構統計,4000多家初創企業獲得風投金額總計超過300億美元,眾多的企業選擇聯合辦公來節省開支,同時獲得聯合辦公帶來的其他收益。

    規模激增的背后是玩家不斷涌入,頭部玩家早已步入生死游戲之中。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除了擴張規模,不少玩家已經開始尋求更長期的盈利增長點。

    共享辦公的“春天”

    由于可以減輕企業運營成本,共享辦公空間的客戶范圍正在變大。共享辦公傳統目標客戶是初創企業和個人,但最近在新加坡和香港,完成的幾項大宗共享空間租賃交易均來自大型企業。隨著經濟結構的不斷優化,初創公司加大型成熟企業的租戶組合,將成為共享辦公平臺發展的新常態。

    世邦魏理仕最新發布的《共享辦公: 推動新型企業生態系統構建》報告顯示,為構建更為靈活、創新的辦公策略,亞太區越來越多的大型跨國公司將目光轉向共享空間,將第三方空間解決方案作為對其傳統辦公方式的有力補充。隨著大型跨國公司的入駐,共享空間逐漸成為促進大型跨國企業與中小初創企業租戶交流、互動的高效平臺,尤其在資源拓展、人才招募及業務創新等方面,一種新型企業生態悄然形成。

    根據世邦魏理仕《2017年亞太區租戶普查報告》,高達64%的受訪跨國企業計劃在2020年以前,引入第三方空間解決方案。他們看中的是,租賃共享辦公空間可以降低租金及裝修成本,并獲得靈活的租期和面積。企業不必受制于固定、嚴格的租賃條款,能夠根據業務規模的擴張或縮減靈活調整空間需求。此外,開放靈活的辦公空間能更好地促進協作,構建創業創新氛圍。

    共享辦公空間正逐步成為大型跨國企業和中小初創公司互動的創新平臺。不同規模和性質的租戶通過利用此平臺在社群交互、業務開發、招商引資和空間使用等方面提供的一系列“附加價值”,構成了一種新型企業合作模式。初創公司能夠利用成熟企業的規模和資源優勢,尋求潛在合作伙伴,發掘業務拓展及合作機會,并獲得平臺提供的各類專業企業服務;而大型成熟企業也尋求通過這一平臺為企業帶來創新與變革的新動力,利用與初創公司的合作挖掘創新契機并吸引優秀人才。

    “企業的不動產空間靈活化,大量企業雇主及創始人們在考慮,什么樣的辦公室能夠呼應流動化、移動化和越來越靈活化的員工?所以靈動的空間比例在企業的不動產組合中的比例越來越多。將靈活的辦公場地作為企業不動產的不可分割的組合,將是未來不容忽視的趨勢。”優客工場&共享際創始人毛大慶表示,員工團隊的變化,真正推動著各種各樣企業不動產用途以及空間內容的變化,是共享辦公最根本的存在原因。

    DISTRII辦伴合伙創始人兼北方區CEO丁士洋也發現,“中關村中其實很多企業也希望能夠有更好的空間提供,能夠讓他們的員工有更好的辦公環境,提高工作效率;同時也減輕企業除了主營業務以外的其他負擔。”

    尋求更多盈利點

    9月19日,共享辦公企業DISTRII辦伴的旗艦產品——北京中關村悅萊大廈辦公空間對外開放。據介紹,該空間前身為綜合體,有商業、會所功能,改造的過程中,原先的內部建筑結構得以保留,但從空間布置及內容上已經有了調整與豐富。

    “北京市不同區域對產業升級具有一定需求。我們認為,把這個項目打造成一個新型的帶有科技感的共享辦公空間可能是最適合的。因此,我們最終把整個項目打造成帶有一定科技感、智能化以及新型的共享辦公空間。”丁士洋說。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賺取租金差的二房東模式并不能滿足企業擴張需求,絕大部分共享辦公空間都在尋求新的盈利增長點。

    “不管是共享辦公還是長租公寓,如果僅僅依靠線下空間,其實利潤點是租金差。但由于企業前期擴張投入量較大,如果項目出租率達不到一定要求,其實租金差還是倒掛的。所以,大家都能看到,在某個空間擴張初期,實現盈利其實很難。”丁士洋表示。

    丁士洋透露,辦伴科技的發展模式,其實分為線上和線下兩方面。以線下辦公為入口,同時借助線上部分解決與辦公相關的一些功能,最終實現線上線下一體化,線上線下結合成一個物聯網,這是辦伴的終極目標。

    “從我們做物聯網角度來說,我們是偏向于輕資產運營的公司。我們如果做物聯網,線上是我們自己的,但是線下空間可能不是全部通過我們自己開。這有些像淘寶,也像連鎖酒店的直營+加盟方式。”丁士洋說。

    納什空間合伙人史志雋表示,共享辦公和傳統的地產商、寫字樓和運營商有很大的不同,后者是招租即賣,房子出租或者賣掉,這個事情就結束了;而共享辦公則不是,企業入駐是第一步,后面要提供一個全程的服務,企業入駐多少天,共享辦公平臺就要服務多少天。從長期來看,共享辦公將會是管理費或者服務費的模式,租金的方式只會占一小部分,現在所謂的“二房東”模式,本身就是一個過渡狀態。

    (編輯:黃鍇)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