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商業 > 正文

    佳士得上海重回“億元時代” 靈活拍賣見成效

    2018年09月2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許望  

    2018佳士得上海秋拍總成交額達1.47億元,時隔四年再度打破億元門檻。

    起源于倫敦的佳士得拍賣行在全球十大城市設有拍賣中心,而上海是其中最年輕的一個。9月21日,佳士得上海迎來第六場秋拍。不同于一場拍賣就可達上億美元成交額的紐約、倫敦,上海拍場的總成交額相對較低。2017年佳士得上海秋拍,在趙無極晚年巨作《24.12.2002–雙聯作》拍得3360萬元的情況下,總成交額仍未能破億,最終為9858萬元人民幣。

    但另一方面,也正因為這樣的“小巧”體量,讓佳士得能夠更靈活地處理上海拍賣策略,做出更多創新之舉。去年,佳士得“開創|上海(First Open)”單元首度推出“當代書房”專場,融藝術于生活。今年,佳士得上海又成為全球首個引入茅臺拍賣專場的國際拍賣行。

    佳士得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劉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在佳士得全球拍賣當中,上海還是一個baby。我們會鞏固核心拍品種類,然后再注入一些新的元素,作為一種創新嘗試,不斷在中國拓展。”

    最終,本季佳士得上海秋拍總成交額達到1.47億元,比去年增長約50%。其中,“當代書房”和西方藝術達到100%成交,趙無極作品《13.02.92》以3800萬元(不含傭金)成交,成為佳士得設立上海拍場以來拍出的最高價作品。

    定位東西融合

    劉珺表示,自六年前首次在上海舉行拍賣,佳士得已經制定了“東西交融與對話”的定位。

    從拍品選擇上而言,擁有東西方雙重背景的藝術家尤其受到重視,其中又以“法蘭西三劍客”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為首。今年佳士得上海帶來的最重量級作品,即出現在“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上的趙無極巨幅作品《13.02.92》。在這件創作于1992年的作品中,趙無極致力于以抽象的形態表現自然本質,捕捉大自然轉瞬即逝的瞬間,通過豐富的色彩層層疊加,反射出萬丈光芒的自然意象。

    “經過我們這兩年在上海的市場培育,中國藏家其實對東方抽象繪畫非常有興趣。趙無極、朱德群他們都是在中國接受了傳統繪畫教育,然后去到西方,在法國受到后印象派、表現主義、抽象繪畫的影響,把兩者結合起來,融會貫通。”劉珺表示。

    與之相對應,“開創|上海”今年推出了越南畫家黎譜、梅忠恕等人的一批畫作。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專家及拍賣主管張丹丹表示:“越南地處中亞,本身與我們在文化上相近,審美上有共通性。這一波越南藝術家,他們的整個成長過程跟中國藝術家也有一些相似之處。梅忠恕、黎譜、武高談他們都是從越南出發,然后到巴黎進行學習,開展了自己的創作之路。所以他們身上也能體現東西方繪畫的融合,不同的是,他們在用色或者繪畫主題上非常具有越南本土特色。”

    雖然這批越南畫家在中國內地的知名度遠不及“法蘭西三劍客”或是張大千、齊白石等大師,但張丹丹對越南畫家的市場有信心。“在香港的拍賣中,越南或者說東南亞藝術家的市場其實一直都很好,所以我覺得這也很可能是未來中國藏家的一個收藏方向。”

    另一方面,中國藏家本身也越來越具有國際視野,這也使得佳士得加大了在西方藝術上的投入,今年帶來了安迪·沃霍爾的《花》、馬克·夏加爾的《習作:旺斯之夜》,以及薩爾瓦多·達利的《超現實主義鋼琴》雕塑等重量級作品。

    劉珺介紹道,早些年在選擇西方藝術拍品時,佳士得上海會挑選印象派、現代藝術、戰后當代藝術中,中國藏家比較熟悉的藝術家的作品。這兩年,隨著中國藏家對西方藝術品的認知程度提升,佳士得開始不斷擴展,甚至于挑戰中國藏家的眼光,把以前他們不是特別熟悉的名字也介紹到上海的板塊里來。比方說本季晚拍印象派的板塊里,佳士得就帶來了意大利藝術家喬治·德·基里科的《空曠的意大利廣場》。

    “西方藝術品市場在中國現在還是一個比較早的起步階段,所以我們要去培育市場。從公司角度來說,投入會更大,但是近幾年的產出讓我們覺得非常受到鼓舞。”劉珺表示,現在甚至有很多中國客戶,從上海拍場入門西方藝術,然后到紐約、倫敦參加20世紀西方藝術的拍賣,甚至擴展到16、17世紀歐洲古典大師作品。

    本次秋拍,佳士得上海也首次引入藝術研討會,主題即為“西方藝術簡史:歐洲現代主義”。研討會將講解現代西方藝術的開端,介紹西方藝術的眾多流派,如野獸派、立體主義、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等。

    創新開拓市場

    佳士得開設上海拍場以來,市場表現經歷了一定程度的起伏。從2013年至2016年,佳士得上海秋拍總成交額一直處于下降中,2016年僅7145萬。2017年則受益于趙無極3360萬元成交的《24.12.2002–雙聯作》,成交額上升35%至9858萬元。

    劉珺表示:“藝術市場有一定的周期性。我們在倫敦、紐約、香港的拍賣模型已經非常成熟,所以基本上不會看到很大的起落。上海拍賣整個體量不大,如果有一件非常大師級的作品,金額一下就會有大的變化。”

    在這個快速發展的市場,佳士得團隊也試圖探索對中國藏家更有吸引力的拍品組合。因此,去年佳士得上海推出了“當代書房”專場,今年則推出茅臺專場。

    “當代書房”專場屬于“開創|上海(First Open)”單元,First Open的模式起源于佳士得紐約拍場,其目的在于開拓市場,因此拍品以大藝術家小作與新銳藝術家作品為主,單件作品價格相對較低。

    “當代書房”的出現源于佳士得“藝術生活化”的概念,其所有拍品都來自中國藝術家或設計師,少量書畫之外,更多的是書案、桌椅、圓幾等家具,功能性更強。張丹丹表示,“我們試圖打造一個符合現代人需求的空間,同時它也存在一些搭配,并不是完全仿古,或完全西式。”

    劉珺認為,First Open的模式對于現在的上海拍場仍具有重要意義。“我們希望培育更多中國本土的藝術家、設計師,培養出創新、高質量、有中國特色的藝術群體,使我們的拍品更多元化。First Open的成交額可能不那么高,但是它從戰略上來說非常重要。”

    首度推出茅臺拍賣專場也算是創舉。

    為了這次茅臺拍賣,佳士得做了充足的準備,包括與業界有經驗、有聲望的供應商合作。“我覺得這次的大部分買家應該還是在中國內地,但通過佳士得的全球圖錄,茅臺也得以在國際平臺嶄露頭角。”劉珺說。(編輯 董明潔 許望)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选5开奖结果